【安谭】相看何须尽解语

人物梳理:   谭宗明篇

       每一个完整的故事都告诉我们,笔者,休想将故事筑基于性格缺乏层次的主要角色之上。倘若当真如此,譬如九层之台,垒于砂砾之上,危险不可名状。

       在上一章里,已然简单解释了,安迪的魅力所在,一种基于征服天性和保护欲望、脑力开发带来的精确理智与遗传隐患带来的对未来的恐惧相互碰撞,产生的巨大矛盾,和其激发的情感诉求。

       安迪作为整个戏剧中的绝对主人公,在剧集中业已经过了饱满的诠释,我相信已经无需赘述了(而不可能发生在这样一个人物上的种种延伸,在正文的行文中会另行加以解释。)

 

       至于我们故事的另外一个主人公,

       在剧中则如水墨画一般,被作者进行了大量的留白处理,

       留白可添雅韵,但难赋精巧。

       所以到我们的笔下,时移世易,自然会向笔者叫嚣着“我谭宗明又岂止是一个钟爱香车美女的胖子那么简单!!”

        小写手我呢~是很痴迷于这类工作的。

         好像那本来只是一副寥寥几笔的简笔画,我们却可以观其情态,察其举止,捕捉到角色的气韵,然后再根据其情景,适应其对手,为其描边,涂影、修纹、上色。活脱脱绘制出一个丹青妙笔来。岂不是一件很快活得意的事。

 

       那么~

       谭宗明

       应该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只论角色设计,谭宗明之于《欢乐颂》与Mr.Big之于《Sex and the City》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率先出场,以一种极富符号性的姿态,充当着幕后大人物的角色。不过被弱化后谭宗明更像是一个连通安迪过去与现在的神秘线索,也是安迪每次濒临崩溃的时候将她拉回的救命稻草,在整个故事里,他只为安迪一人(包括与安迪情感相关的人)服务,很少参与到22楼的核心故事里。

       甚至靳先生也明确表示“他也不知道演了个什么人”

       这样的情况简直棘手,也甚少在以重塑人物见长的靳先生的履历中出现,以这些零散的戏份我们甚至都不足物化人物的性格。

       所以本文的人物形象,将会由两部分糅合而成,其一是靳东老师赋予影视化的老谭的气质和情感,其二是原著关于谭宗明性格习惯的基本构建。

       如果将安迪线单独成文,以单独主角的身份延伸故事,无论是影视或是书中,我们不难发现,谭宗明必然是安迪三十许年生命中浓墨重彩也无可取代的一笔,他横亘在安迪最正好的青春里,以绝对信任的知己和唯一敞开心扉的老友的身份,贯穿了十数载的春夏,而在以后的岁月里,安迪可能会与奇点无疾而终,可能会和包子修成正果,甚至可能会在婚姻中再次风雨飘摇,而谭宗明都会陪在她身边,随着日月的更替,这十几载的数字会不断被更新,直到他们还不曾相识的岁月变成彼此生命的长河里一个无足轻重的分子。

 

       其实,原著中老谭的笔墨虽不多,作者却也在字里行间一笔带过了很多老谭细节和他与安迪的故事。

       下面是一些原著的节选分析。

 

“大鳄,离你我都很遥远的大鳄,背景人士。”

 

首先是身份设定,“大鳄”一个领域的风云人物,是22楼的姑娘们对谭宗明的称呼,如果离无法无天的富二代曲妖精和手眼的包打听姚斌很遥远的话,该是背景和资本两手都硬的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中二设定。至于看剧时弹幕有人在问“谭总怎么每天都这么闲,除了找安迪吃饭就是找安迪聊天?”       对此,我觉得合理的解释应该是,安迪是掌管财务大权的CFO,谭宗明却未必是所有事情一手抓的CEO,以他的身份设定,是掌握资本的阶层,而不单单是行政阶层,曲父已然是分公司年利润几百万的老总(曲家也属家族企业的性质,但应该不是上市公司,所以也兼资产拥有者),尚且并不在谭的交友范围里,谭的职位只可能是晟煊集团(集团的概念更庞大,剧中有董事会概念,应已经上市)的执行董事或者大型持股人,身兼总经理或CEO的职务。(常有的误区是,实际上总裁并不等同于资本拥有者,也不等同于 CEO,其职能常常在影视作品中被混淆。只不过国内两者通常为一人兼任。不过区分在于,职业经理人发展迅速的今天, CEO、CFO、CTO、CIO、COO、CHO、CMO这些职位隶属于为董事会服务的行政阶层,不论一年为公司带来多少盈利,他们的工资是与之无关的(比如安迪的年薪不包括分红为700万)。所以严格上来讲属于金领他们仍旧属于高级的工薪阶层。而资本的持有者也许并不从事具体的工作,更偏重负责雇佣和决策,他们掌握着更高的权力,并分享着大部分的收益。)

 

“谭宗明是块招牌,安迪自己又何尝不是,扛着招牌的人是很容易打入社交圈子的。就像京剧舞台上的将军,背后旗帜插得越多越高,亮相便俨然舞台的中心。”

 

“于是,曲筱绡不得不继续闷气。好在,安迪的工作也是曲筱绡异常关注的玩意儿,她的朋友们将那姓谭的老板说得很通天,因此她太想在安迪这儿扒点儿八卦了。”

 

“不行,我正出差。等我回来就约他出来。赵医生就是那种唐僧,活的可以调戏,死的可以吃肉,爽!对了,安迪,有件事……嘿嘿,我得知会你一声。我正出差找客户送马屁,吃饭时候他们提起谭总,我就说我跟你是好友。这个,我回头发一份客户的名单和资料给你,万一他们问起来你得给他们肯定答复啊。”

 

“猥琐人的猥琐想法,我们怎么猜得到。我不耐烦他们的一再鬼祟,需要给他们一个果断态度,让他们知道接近我得付出高额成本。奇点,这幅画送到知名拍卖行,因为风格大异,人家会不会当作赝品看待?可是如果我让老谭送出去,拍卖行就得将信将疑了,会不会送去让画家本人签定?然后他很生气,发现媚眼做给瞎子看了,以后不会再来烦我?”

 

 

原著中也多次借曲妖精或安迪之口突出谭宗明的影响力。

 

“  安迪想了想,道:“我明白。弟弟第一次接触新世界,还是由我亲自去领航吧。希望有感应,让事情好办一些。这边我打算让大家周末凑一起喝下午茶,谈谈观点。轻松话题,你来不来都行。你今天究竟什么事,中饭吃完扔下大事就溜?美女?毫无疑问!”

  谭宗明哈哈一笑:“当然。朋友的私家庄园有聚会。”

安迪一笑,见怪不怪。她的行业里,男人大多这样。她看不出那些嫩模小明星有什么区别,当然无法想象那些人为什么追求不息。”

“安迪放下电话,表扬自己一声“赞”。今天这个酒会是她临时问老谭讨来的,年底,多的是乱七八糟的社交晚会,她早上想到计划,晚上就能得到实施,原也不出她的意料。只是老谭很奇怪,问她何以如此积极,安迪说帮邻居。老谭索性大方地抽出三张时尚界举办的晚会邀请函给安迪。安迪来者不拒。

 见此,安迪决定将其余请柬退还给老谭。她受够那种无聊的酒会,还有那些大而无当的授奖。时间花在那种浮夸地方实在是浪费之极,还是继续让老谭去消受吧。”

“老谭无言以对,老谭自己的缺陷是减不下去的肥,因此见到非常心仪美眉的时候,他总是心虚地大手大脚砸钱。他大致可以理解安迪的心理。可他又真心觉得安迪毋须自卑。人就是这么明知需要逻辑,却又逻辑混乱地活着。”

 

当然,与奇点初见时言谈带有的讲究和清雅相比,老谭,从表面上实在是个不拒俗套的人,他甚至带着一丝俊气的样子,与所有人到中年事业有成的月半老板一样,接地气的过着最常见的国内富豪的生活。有名车、有美女(文章中也不会过于忌讳老谭身边会有女人的事实,30多岁的总裁身边常年没有女伴暗恋女性友人多年岂不是太白莲花了)、也有许许多多的应酬和酒会。

 

“安迪下午放下手头工作,参加一个冠名里有个“高端”字样的年度行业高层研讨会,请柬由老谭转来,老谭说这个研讨会将不邀请记者,不录音,不记录,雁过不留声,因此可以畅所欲言,大约可以听到不少声称“不负责任”的深度分析。安迪一听说有这么多的“不”,便放弃“不去”之口头禅,下午放弃一切直奔会场。果然,大约与会人士都有与她一致的想法,以往什么高端会都是表明15:00开,正式开场时间一定是是15:30分,甚至更晚,但这个会议,如期一分不差地举行。安迪只够与前后左右有限几个人交换了名片。看了名片,安迪明白她能参加此会完全是托老谭在美国参与朋友公司上市不能分身之福”

 

虽然成日钟情于在安迪看来甚是无聊的兴趣的老谭,心中也自有一番玲珑透彻,这世间纷繁良莠不齐,真正有价值的精品这老狐狸也绝不会放过,自然拿得出手。

 

“曲筱绡最在意的还是安迪,她的朋友告诉她,跟谭宗明做事的人,不是很有背景就是能力超强,有事没事巴结一把总没错,虽然她还不知道安迪在谭宗明那儿做到什么地步,但她想,能力强的安迪应该有办法。她招呼大家进屋坐下,立即热情地扑去从不开火的厨房煮咖啡。”

 

“安迪只能继续翻白眼,但手拉鼠标翻到下一页面,一看邮件名称,就道:“你可以走了,回家自己看去。”

  曲筱绡扑过去,“是不是有绝密挣钱消息?让我看看嘛。我保证不透露出去。”

  “呵呵,自己都保管不住,还怎么指望别人。”安迪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回家吧。”

  曲筱绡趁热打铁,“换种说法,凡是你告诉我的,都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

  “有所指?”

“指什么?”曲筱绡笑嘻嘻地跑了。安迪这才翻开笔记本电脑,继续看电邮。这部分消息由谭宗明负责收集分析。安迪越来越感觉到,这部分消息在她工作中的指导作用,比她的科学分析更重要。”

 

“谭宗明也不见外,紧紧跟上。“我看了上月报表,想不到你进入角色飞快,已经有新资金找上我谈合作。”

“找你,不找我?说明新资金很庞大,来源也很复杂。我要额外奖金。””

 

“此后则有魏妻那边请来解围的本地强人,居然与老谭认识而亲密,也与魏国强认识。”

 

“我是纯技术型,没必要跟魏国强那种人勾搭,即使勾搭也是属于老谭的分工。”

 

“老谭现任女友站在边上看着,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个人的关系。但,不敢问。老谭只是看似和蔼而已。”

 

仔细看来,我们又能发现很多老谭的独到之处,他的身边总环绕着最优秀的和最有用的人,剧中拥有天才智商的安迪,也难得抛去傲气如此夸赞道:“他是个处理复杂关系方面的天才”但凡能使同样优秀的人为之膺服,其过人之处自然不必言说。像两人性格和能力在各自的领域登峰造极,安迪和谭宗明的分工也很明确,安迪负责技术上的核心分析,具体操作的梳理和流程的精确指导。而谭宗明是游走于除去核心流程外的一切纷杂里,掌控每一个关节,协商利益的纠纷,协调人员的调度,长袖善舞的处理天朝社会里纷乱如麻的人际关系。工作中两人互为依仗,有了安迪,谭的推进才有更稳固的根基,有了谭,安迪也才能无所顾忌的大刀阔斧改进。我朝是最讲人情,几千年的儒家思维熏陶的“情理法”社会,太多的行事遵循着独到的规矩。玛丽苏的霸道总裁如果现实真有也会寸步难行,酒桌文化也好,微妙的政商关系也好,也就是和蔼笑着的交友甚广的老谭,才能在这一片觥筹交错的五光十色里如鱼得水吧。

 

我们来通过老谭的几个给安迪的意见做事的路子,分析一下。

“谭宗明眼见安迪软硬不吃,不得不抛出此行精心准备的杀手锏。他将一本复印资料放到安迪面前。“仔细看看这个,你唯有回国一途。”

 

““她大概觉得她儿子独一无二,你再生气也不影响大局。不少企业家太太有太后脾气,你得留意着点儿,不要一味理智,这种美德对太后不适用。”

“难怪魏太太找到她,我还说魏太太怎么不找包奕凡而是找她,原来找她才闹得起来。”

“开窍了。””

 

魏国强道:“这个问题上,我跟老谭意见一致。安迪完全驾驭不了小包,两人不是一个量级。我必须管起来,这辈子都不敢放心。具体还是请老包斟酌执行吧。两个孩子最认可的还是你,你多辛苦多担待一点。”

打蛇打七寸,谭宗明洞察人性,知道每个人想要什么,在乎什么,是一种识人之明。

 

“安迪瞪目,“我快被22楼那几个小姑娘烦死了。宁可自闭,我需要几天安静时间处理工作。”

老谭呵呵一笑,“小姑娘们嘛,再烦也都是些芝麻绿豆大的事儿,你真在意?还是这几天心情不好,才会嫌那些小姑娘们烦?”

 

“比如说,我要是内心够强悍的话,这会儿就没你们这事了,我早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谁能做得到?我理解你。在我看来,你们的事情走到这一步,完全是你们处得太好,导致你知道太多,结果反而玩完。所以请你原谅安迪,她承受的压力是你的双倍。”

 

包容,事事考虑周全,与奇点到了22楼背后点评樊姐和邱莹莹相比,老谭对接触的安迪的朋友们似乎带着一种欣赏的态度,在剧中也对22楼的姑娘们为安迪带来的改变而欣喜。尊重也宽和,是一种不自私不狭隘的处世态度,说是和气生财也好,智者乐水也罢,没有精英主义很常见的由于过分自卑导致骄傲的姿态。

 

①“这个应该不会。但对你的名声影响很不好。我提议你这段时间什么都别说,不给一条争论,他们的新闻就无法做下去。这事很快被其他社会热点掩盖。”

  “没人身威胁就好。其他,该来的来,没什么可隐藏的。”

  “未必人人都是善意,你别太自以为是。”

  “我忍住好奇不看报纸便是。该我承担的我还是得承担。”

谭宗明看看安迪,有点不放心。他倒不担心安迪的情绪,在工作问题上安迪不大会受精神刺激。只是以前两人合作时,安迪如果遇到不合理待遇,往往坚持事实,越挫越勇,不惜玉碎。可有些事还真不是能讲理的,比如在有人自杀的情况下。但既然安迪说了,他知道劝不回,“外面捐款箱里好像捐款不大积极。”

 

②“她读书时的天才头脑也让导师们纵容她的直来直去,老谭不得不手把手教育她,有些事虽然有理但是政治不正确,政治不正确的底线千万不能碰,但你可以创造荒唐话题触犯别人的权利,让大伙儿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知不觉地将可能导致政治不正确的坎儿跳过去。”

 

③“争辩结果,大家为了自身权利不受侵犯,一致认定公司与事件无关,同事也与事件无关,当然安迪与刘斯萌隔着两个层阶,更与事件无关。

     可坏事总是接踵而至,谭宗明来电告诉她,刘家母亲拿头撞玻璃,撞得头破血流,送医急救。安迪想想早上一面之缘的农村妇女,似乎砸肿她额头的手机就是刘家母亲掷出。安迪问谭宗明究竟得怎样才能安抚,谭宗明说遇到这种事反正他怎么做,家属都不会满意,他索性趁把人送到医院兵荒马乱,关掉手机拔脚溜了。只有等家属节后平静下来再谈公司纯粹出于道义而非法规的慰问金。”

 

④老谭,我在普吉了。你的处理我有两点意见,一个是给刘家的慰问金得以你我的个人名义,从个人账户划拨,不能走公司账户。免得形成事实关系,万一刘家提起诉讼,可能会成为证据。而且慰问金需要特殊名目,比如作为小孩子的读书基金,而不能直接叫慰问金,免得以后有谁有样学样。富士康就有先例。二,你可以慰问金总数不变,我实际交给你的钱也不变,但对外显示我名义下的钱还是少点儿吧。以表明我无过,不需要与老大你出同样的慰问金。”

  “第一条同意,但不需要你出钱,公司通过其他渠道支付,本来就与你个人无关。第二条你别纠缠细枝末节,听我的处理。住着还满意吗?”

 

 

在对待刘思明事件的态度上,算是最直接的反映出了两人性格的差异,安迪坚持自己坦坦荡荡,就无需躲藏。谭总明确是深谙商场法则的人,过刚易折,安迪过于坚持原则,可能就是和舆论对着干,当一个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时候,人们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舆论讨伐的趋势形成,个人辩解的声音往往会被浪潮裹挟,与其据理力争,不如转移焦点,或者适当妥协让时间迅速降温,甚至围魏救赵,与其为某些清名和别人讲道理,给媒体留下新的话题。立刻阻止事件继续发酵永远是当务之急,止损并让工作恢复正轨,是一个管理者应该做的事。

 

可以看出,老谭处理事情的手段是很有智慧的,永远以最小的损失,最大的收益为目标,道理也是讲的,但是讲道理的方法却不是安迪似得横冲直撞,也不是曲的一眼就能看穿小心思,甚至不是奇点一样精心设计但略有生硬的。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谁说老谭没有套路的??只不过他惯常妥帖,张弛有度,便有了些润物细无声的意味了。

 

谭宗明做事不拘泥于章法,不墨守成规。达到正确的目的,却不一定用正确的方法。我觉得,拖字诀和暂避风头他也是常常用的。233333333

 

“奇点道:“老谭用你弟弟邀你回国帮忙,却依然落力为你寻找弟弟,不在时间上做手脚,这个男人,光明磊落,也烧得出舍利子。今天接了你弟弟,送到环境良好的疗养院之后,你打算就此打包回去美国?””

 

“老谭笑道:“我不知多想跟,可我下午机票回去,晚上直接飞出境。”

  “哦?飞哪儿?”魏国强随口问一句。

  老谭笑眯眯地道:“秘书还没告诉我。”

魏国强一笑作罢,知道老谭为了安迪不愿跟他走得太近,他倒反而敬服。刚刚表现踊跃的老包则是讪讪的。”

一个是带些吃醋性质的“情敌”奇点,一个是与安迪关系仍然尴尬的魏国强。对于谭宗明都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谭宗明的仗义磊落,能令敌对的人也欣赏敬服。

 

        总结了那么多,作者为老谭题词里的“烟火气”一词,端得是用的恰当的。

       老谭本就是大千世界里的一个“俗人”,身处在万丈红尘中,带着一身的烟火气,也乐得做一个不完美主义者,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这个是一个第一等通透的俗人,一个鲜活可爱的实用主义者

        这些隐藏在剧中和文字里的细节,如果让我们为谭宗明描摹一个剪影,则颇似《人间正道是沧桑》的董建昌,一个魅力十足的实用主义者,笔者爱极的一个角色,他陪伴了一生的爱侣,杨立华,也恰似安迪,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牵绊了一生,也蹉跎了一世,董昌健这个卖花布起家的,从来都不会吃亏的军阀老粗,一辈子都在为杨立华遮风挡雨,他做伯乐提携立华的兄弟,与立华共同抚养情敌的儿子长大,对他谆谆教导视如己出。却未有伉俪之名,所幸上天厚待他们,两人始终与彼此相伴。(如果我说要把谭安的结局也写成这样,会不会收刀片⁄(⁄ ⁄•⁄ω⁄•⁄ ⁄)⁄)

 

    谭宗明和安迪恰似这样,是一场最温柔的实用主义与最纯粹的理想主义的盛大的相遇。

    诚然,两者看起来势不两立。

    但是~

    为什么安迪这么一个聪明又敏感的“怪人”,这么一个习惯性的抵触所有异性示好、习惯性的把自己孤立、习惯性的躲避所有可能存在的伤害的女孩,在过去许多许多的年岁里,一直默许着谭宗明这样一个奇妙的意外,作为一个特例,愿意在他面前敞开的心扉。

我们想着,这个特例至少应该是个乖顺温和的女孩子,亦或是像奇点一样风趣文雅的网友,退一万步讲或许是一个慈祥的长者。

总归,不该是谭宗明这个样子吧~

 

 

不过偏偏,谭宗明恰恰是最适合安迪的。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安谭关系篇)

 

-----------------------夜半的分割线------------------------

写着写着原文分析,就开始往理工脑跑偏,写成小论文了(抓头),而且还没进入正题T-T,真是越写越啰嗦了,_(:з」∠)_哭晕在厕所。

话说剧里安迪的年级在30~31之间,老谭这个酱油的年纪模糊得很呀,设定是在35、36左右吗,感觉后面安迪结婚的时候,老谭的岁数都串到爸爸辈儿去了(^∧^)大写的拒绝好吗!!!

就定下大五岁了~毕竟父女文小爷还没有想法!

还有一个设定征求大家的意见,文中提过年轻的时候老谭说“钱太少,美女太多”

难道老谭是白手起家吗?

也有可能是老谭觉得钱相对比较少,白手起家做成大鳄实在太罕见了。

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老谭的身世。

白手起家家庭背景是大院儿背景

大家觉得哪种比较合适些~

评论 ( 28 )
热度 ( 44 )
  1. 沫沫_456桃花期 转载了此文字

© 桃花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