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谭】相看何须尽解语


楔子
   
    想写一些老谭和安迪的文字,所以在这之前,先做一些填充梳理角色血肉的东西。
   
    如果说到安谭之间的关系,最适合的描述应该是,“这世间的一切双人关系里,距离恋人最远的,大概就是老友了。”
   
    当看到老谭和安迪的时候,想到了一些程又青和李大仁,一些Monica & Chandler,但是,又是完全不同的。
   
    仔细想来,挣脱都市情感戏剧的桎梏,挚友知己又何尝不是比情人更长久和安心的选择,老谭的退一步海阔天空,于安迪于自己,着实是一种克制的柔情了。
    我毫不怀疑,安迪和老谭之间的这份“友情”,如果始终不再出现一个戏剧性的意外,那她们的故事必会一如过往的十几载一般,永远的以“亲人和朋友”的身份,无波无澜也岁月静好的陪伴彼此一生。
    然而,你我终究是这陷入欢乐颂这小世界的局中人,演员赋予角色新的灵魂,而眼神相交的刹那,和一颦一笑里,仿佛悄然发生着一场奇妙的化学历程。观众们却得以用微妙的触感和共鸣,捕捉到那一瞬间的绚烂,恰如Briggs-Rauscher 从琥珀变幻成深蓝,又眨着双眼澄净如初,恰如钠粒在水中上下挪移、翩然起舞,发出轻声嘶嘶细响,恰似邀约。
   
    让我们把目光拉回到两个主人公身上。
    安迪与谭宗明,如果剥去角色本身其余的修饰,只论身份与阶层,这看起来是一个巨子总裁和天才高管的搭配,阶层一致,交集频繁,完全可以提笔而成一个,海外重金被挖回国的海龟高冷CFO和老滑头压榨总裁,磕磕绊绊,斗智斗勇,针锋相对同时关键时候也互为犄角之势,并肩战斗。的商战强强小言。但是这样又难免陷入霸道总裁式小说不注重人物现实性的尴尬的虚浮感之中,变得善乏可陈。
    安迪是个生活优渥,冷静、从容、干练、待人包容和善、浑身带着海归精英气场的高智商天才。她秉持着待人七分善的箴言,因为太近会伤人伤己。实在是完美的百合总攻范本了。除了一点,安迪拒绝任何形式的肢体接触,她的生活有清冷的有些像是在没有人气儿的数据世界。看到这里,观众们不约而同的在五美齐聚的和谐美景里,嗅到了一丝风雨欲来的异样,狡猾的作者在故事里精心埋下了一个危险的秘密,看似平静无波的湛蓝海面上,谁知道水面下是否悄悄蛰伏着巨大的海怪,只待着威风的船只和狂欢的水手茫然不觉得飘然来到它的跟前,只消一瞬间,血盆大口就可以吞没美好的一切。
    精神问题的困扰如同一颗炸弹,恰恰又安迪清冷的高岭之花的美之外,又赋予了一种疯狂和脆弱的因子,这种因子无时无刻不在安迪的血脉里躁动着、叫嚣着。安迪自己也无能为力,甚至总会为这残酷的原罪感到无限的恐惧。就像伸出手指放在耳后的时候,就能感受到自己脉搏的跳动的感觉一样,疯狂带来的不确定性的刺激和脆弱激起的保护欲,另一面来看,又是一种奇异的魅力,激发起雄性的征服欲和保护欲,一个美丽而危险的挑战,带着“必将走向灭亡的悲剧美”。
    作为医药专业的小写手明白,精神类疾病的遗传往往决定于多基因和环境影响的控制,发病机制繁多,现代医学至今也不能完全解释其遗传路径,包括基因诊断的手段,也许安迪可能根本没有遗传到家族精神问题的基因,只是童年阴影的暗示。也许疯狂的因子确实存在于安迪的身体里,某一天就会突然爆发,谁知道呢〒_〒,书里的最后,婆媳关系以诡异的方式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安迪嫁给了包子,而出于本能吸引两个人,也未必能在漫长的婚姻生活里走到最后。
     谭宗明:很遗憾,本就在书里以扁平人物出现的老谭,在剧中被进一步扁平化处理了,导致他的人物形象更加模糊了,这种处理让人物形象几乎已经要完全抓不住了,所幸靳先生演戏的一贯标准是抓住诠释人物感情为中心的,所以那实在眉目含情的关怀照拂里,邪教就这样出现了╮(╯▽╰)╭
    引用一个朋友的评价,老谭用眼神回应安迪的“happy new year”时仿佛在说“待你阅尽人世繁华,最终还是会回到我身边”,那份温柔深情,大概就是我个小写手忍不住动笔的原因了。(下一篇会详细分析补充老谭的形象)
    诚然“熟悉的地方难言美景”是一个古老的诅咒,戏剧却是一场漫无目的的的旅行,既然走在了路上,你我不如尝试讨论这个故事一种全新的可能。
     安迪与老谭的故事,大概就是一个悠长温和的意外闯入,一个微痛的碰撞,一个亲而不近的温暖距离,一个欣慰也失落的放手,一个惘然未觉的渐行渐远,一个可怕的戛然而止,一个惶惶不安的回头,一个恍然大悟和一个念念不舍。一个寻寻觅觅的15年。
    小写手还是个孩子,科二未过,是个可怕的女司机,上路遥遥无期,更新不定,住在快递区外,清水为主,甜虐不定,跳坑慎重(๑¯ω¯๑)

欢迎一起讨论ʕ•ﻌ•ʔ呀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34 )

© 桃花期 | Powered by LOFTER